人口已告别世界第一?二孩催生无果后,国家终于向住房“出手”了

人口已告别世界第一?二孩催生无果后,国家终于向住房“出手”了
人口已告别世界第一?二孩催生无果后,国家终于向住房“出手”了

上世纪的时候,许多老人都有这样的观念:多子多福、养儿防老。许多家庭都认为只要多生孩子,总有一个能够成才的,就能够带领家族走向富裕之路,因此许多60后、70后、80后家庭往往都有多个兄弟姐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事情并非这么简单,随着孩子数量的增多,家庭整体的经济负担越来越重,大多数子女无法接受良好的教育,只有个别子女有机会能读书,甚至出现了“越生越穷”的趋势。

上世纪90年代,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公布了一个人口数据,数据显示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世界人口将达到90亿至100亿。数据发布后立刻引起了许多专家的重视,因为根据早先的测算结果来看,地球最多能够养活100亿到150亿居民。如果不及时有效控制人口增长,人类可持续发展的理想很可能难以实现。于是以发达国家为首,许多国家都开始控制人口增长,我国也不例外。

但谁能想到,过去我们还在担心人口增长导致地球负担过重的问题,转眼间却不得不面临人口持续减少的难题。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人口出生率仅为7.52‰,净增人口数量仅为78万人,达到过去43年以来最低点。与此同时人口总和生育率更是跌至1.15的历史低点,远低于国际人口世代更替水平2.1,甚至低于公认的“很低生育率”1.5水平。

在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人口数据后,各地也陆续发布了当地数据。根据第一财经报道,截至4月3日,已经有23个省份发布了2021年的出生人口相关数据,其中4省去年出生人口超过50万人,广东是唯一出生人口超100万人的省份;在出生率方面,只有2个省份出生率超过1%,有9个省市人口出现自然负增长,分别是河北、江苏、湖南、湖北、山西、重庆、内蒙古、上海、黑龙江,其中江苏、湖北、湖南、内蒙古和山西均是近几十年来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事实上,早在2010年的时候,就有专家发表了对于我国人口趋势的担忧,原因在于自1990年起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就出现了持续下跌的趋势,正因如此2016年我国全面开放二孩政策,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出生人口数量出现了短暂性提升,出生人口数量为1786万人,这也让无数专家学者信心满满,认为出生人口持续减少的问题已经彻底解决。

但随后几年的数据,无疑给这些专家学者浇了一头冷水:自2017年起,我国新出生人口数量迎来“五连降”,2021年出生人口仅为1062万人,同比2016年减少了43.6%。通过各地发布的人口出生数据也不难看出,即使是人口大省如今同样面临着严峻的人口问题,比如江苏、河南、河北。同时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仅通过开放生育并不能完全解决人口问题。

要弄清楚当代年轻人为何不愿生、不想生、不敢生的主要原因,还是要走到群众当中去了解。前不久,有一个机构做了一个关于生育问题的调查问卷,在回收的四千余份问卷中,“经济原因”成为了最主要的问题,有79.6%的受访者认为是经济条件不允许所导致的,具体来看,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是过高的房价:尽管随着不断地调控下,当前楼市泡沫正在不断消除,但整体房价过高依旧是不争的事实。根据房价行情网公布的数据显示,纳入统计的316座城市中,有75座城市房价超过万元,而这些城市才是未来人口流入的主要城市。另一方面,根据易居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房价收入比为9.1,远高于国际标准“3-6”的合理区间。

因此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买房就要面临着巨额的压力,在没有父母的帮助下,光是首付可能就要存10年左右,随后还要背负长达30年的房贷,正因如此许多年轻人才选择“躺平”,宁愿租房也不愿意买房。与此同时,对于已经买房的年轻人来说,往往第一时间投入到工作还房贷,只能将孕育下一代的事情一拖再拖。另一方面,对于生二孩三孩的家庭来说,住房面积也需要适当增加,同样是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

其二是过高的养娃成本:《2022版中国生育成本报告》数据显示,全国家庭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48.5万元;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2.7万元。有机构统计过,2020年四大一线城市养娃成本已经超过了200万元,杭州、南京、武汉、青岛等城市养娃成本也超过150万元。根据《2020年母婴消费洞察报告》数据显示,“低收入家庭”、“中低收入家庭”每个月的育儿费用分别占家庭总开支高达44%、30%。

对于这两个问题,国家也注意到了,2021年5月31日,高层会议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并指出,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另一方面对于教育进行大整顿,比如打击“学区房”,发布“双减”措施,每两周对各省“双减”工作落实进度进行通报,总计8方面内容共21项指标,并拟于11月抽取7个省份开展实地督查。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多个省份向“住房”出手了,比如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市发布新规表示:海安市常住居民中子女未满18周岁的二孩、三孩家庭,在市场价的基础上分别给予每平米200元、400元的支持;甘肃临泽:对生育二孩、三孩的户籍常驻家庭,在县城区购买上新房给予4万元补助,在各中心集镇购买给予3万元补助;四川攀枝花,对于二孩、三孩家庭,按照500元/月/孩,的金额发放补贴;部分区域规定对于二孩三孩家庭给予一定的住房补贴,比如一次性补贴几万元购房补贴等。

不仅如此,2022年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上明确强调:2022年要大力增加保障性住房的供给,以人口净流入的大城市为重点,全年建设保障性租赁住房240万套。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障性租赁住房有关贷款不纳入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的通知》,明确保障性租赁住房项目有关贷款不纳入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为支持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住房租赁有关贷款暂不纳入房地产贷款占比计算。

最后,为了解决当前严峻人口问题,国内无数专家学者也纷纷提出宝贵意见,获得父母赞同:比如人口专家梁建章建议二孩家庭7折购房,三孩家庭5折买房。独立经济学家马光远应该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以此来降低孩子上学的成本,对生孩子的住院费用实行全部报销制度;经济学专家任泽平也建议给多孩家庭给予一定的税收补贴、购房补贴等,并且也要减轻家长照顾孩子负担,增加托儿所和幼儿园,在此之外也要降低医疗和教育的支出,多管齐下来解决生孩子的问题。

为何这些“新建议”能够得到父母支持呢?原因很简单,这些建议都是真金白银的支持,而非华而不实的侃侃而谈,戳中了当前无数父母的痛点,只有从群众角度出发解决问题,人口的生育率才能够真正提升,生育意愿自然也会增加。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