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28例感染者,为何北京如临大敌?

两天28例感染者,为何北京如临大敌?
两天28例感染者,为何北京如临大敌?

过去两天内,本轮北京疫情累计报告了28例阳性感染者。数字乍看并不惊人,却着实地令这座2000多万人口的超大城市进入了风声鹤唳的状态。

4月22日晚10点30分,即将入睡的北京人突然被连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惊醒,刚刚“摘星”的北京又迎来了一波新的疫情。

虽然下午已召开过一场新闻发布会,那一夜,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又额外加开了一场发布会,会上报告了北京新增的确诊4例、核酸复核阳性人员1例、核酸初筛阳性9例,涉及:老年旅游团、装修人员及在校学生。

一位居住在松榆里的市民告诉八点健闻,就在发布会召开后不久,他所在的小区被紧急管控。次日凌晨一点半左右,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又逐户敲门,通知小区居民紧急下楼接受核酸检测。

第二日,陆续有最新的确诊消息传来,新通报的感染者职业中赫然出现了医务人员和快递小哥,有人开始整理“封城生活物资必囤清单”,朝阳区的部分居民发现叮咚、盒马的蔬菜已经被抢光了……

本次疫情轨迹涉及东城、朝阳等6城区

北京这轮疫情从一开始,就出现了三条独立的传播链——装修工、老年旅游团和学校。

目前这三条传播链来源均不明确,链条中的首个被确诊者也都不是疫情防控工作的高风险人群。此外,这三条传播链不仅流动性大、聚集性强,目前还未找到彼此间的交集。

作为超大城市的北京,近段时间一直陆续有零星确诊病例出现,但最后都能顺藤摸瓜快速找到关联病例,快速遏制疫情。在这种背景下,更显得北京此轮疫情格外反常。

4月23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初步流调结果显示,目前已隐匿传播了1周。”

奥密克戎变异株传播速度极快,世代间的传播天数可短至2-3天,若已经隐匿传播一周,那么目前北京市的新冠病毒可能已经传播数代,影响面不容小觑。

八点健闻注意到,其中20名感染者的居住地跨越了三个区,其中朝阳区确诊人数达到15人,此外还有顺义区和房山区。而他们的活动轨迹还包括东城区、怀柔区和平谷区。这意味着,本轮疫情出现仅两日,北京16区中就已有6区牵涉其中,其中朝阳区和东城区都是人口密集的主城区。

一位传染病专家告诉八点健闻,按照目前形势判断,病毒很有可能早就在城市内有了低烈度的传播,传播时间甚至很可能已经超过了一周。

老年旅游团传播链相关感染者只有一对老年夫妻。这对老年夫妻分别在19日和20日参加了两个旅游团,目前这两个旅游团的规模尚不清楚。但旅游团这个群体曾在中国本土散发疫情中多次出现,本身就属于易感染、易传播群体。未来数天,这两个旅游团中可能会有更多确诊病例出现。

另有10名感染者是汇文中学垂杨柳分校的学生,其中有9人均于4月23日被确诊,而就在前一天,他们还在学校正常上课。

此外,一名学生的三名家人也被传染,其中一人工作单位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这家医院于23日暂停了普通门诊和特需门诊。

上述流行病专家告诉八点健闻,学校内发现这么多确诊,也提示已经出现一定规模的社区传播。

而最让病毒学专家常荣山担忧的还是本次感染者中的4名装修从业者。他认为,“装修工人流动性非常大,且很少与其他行业的人群有交集,如果这种情况的人都能感染,就说明社区疫情暗流涌动,规模不小了。”

除此外,令人担忧的还包括,20名感染者中有1人为外卖快递配送员,是作为应检尽检人群被发现的。快递外卖员是高流动性职业,感染后传播风险更高。2020年6月份北京市一名外卖员曾被确诊,其每日平均接单量能达到50单左右。

4月23日,庞星火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感染者人群多样、活动范围广,目前已涉及学校、旅行团及多个家庭。随着排查力度加大,未来还将发现续发病例。

北京这次能扛住考验吗?

3个区,5个以上几无交集的职业场景,这是自R0超过10的新毒株登陆中国后,北京所面临的最严峻的形势。

从天津开始,这株新毒株直接触发了一场全国性的提级管控大战,管控措施在提级,而病毒的蔓延也在提速。在中国被认为是超级城市的四所大城市,病毒已到过了深圳、广州和上海,并给当地居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终于,这一次,它也来到了北京。

本次的疫情源自哪里?

“北京没有国际航班,二月份几乎平安度过了冬奥会,看上去非常安全。然而,在它的周边的河北,新年过后,断断续续的零星病例就几乎没有停过”,常荣山认为,本次神秘出现的病毒,也许只是已在京郊隐匿传播的病毒露出了一角。

这场神秘的北京的疫情会走向何方?

“如果防控措施得当,没有扩大的话,“应该有两三百人的规模可能是跑不掉的”。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当然,前提条件还是要看后面几天的防控情况——要看反应速度能不能迅速把阳性感染者都找到,捞出来。

“在奥密克戎之前,需要看最初一周的情况,但奥密克戎之后,已经不需要等一周了,看三五天的感染情况,就能大概知道整体趋势了”。这位病毒学家分析道。

然而,即便本次的疫情可以得以迅速平息,之后呢?

作为以人口稠密,人类活动密集为特征的特大城市,对奥密克戎这种易传播又擅隐匿的病毒而言,几乎是培育的温床,于是,一旦发现,便已呈社区传播之势,也几乎成了常态。

对于这种几乎需要检出一例就采取极端防疫措施的超级病毒,检出、封控、核酸、清零、再检出,再封控,几乎成了应对这个新毒株的常态。在与上海几乎差不多时候遭遇疫情的深圳,4月6日实现清零,8日即又发现了一例新增确诊。而在广西的边境小城东兴,因为断断续续的疫情几乎没有间隔,自2月中旬起封控时间已达51天。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