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屏南京的“大师兄”去哪了?志愿者捕获猕猴

霸屏南京的“大师兄”去哪了?志愿者捕获猕猴
霸屏南京的“大师兄”去哪了?志愿者捕获猕猴

4月30日电 (徐珊珊)今年2月以来,“大师兄”横穿南京城,不仅私闯民宅,还“拜访”各大高校,游山玩水,在疫情下成为人人羡慕的猴子。记者30日从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和南京欢子动物救援团队了解到,动物救助志愿者29日在南京城东抓获了一只猕猴,并将其送至动物园,准备进行进一步的检疫和救护工作。从外形和活动范围看,这只猕猴很可能就是此前“霸屏”热搜的“大师兄”。

紫金山上看雪,闹市区发呆“思考猴生”,在校园里撵狗、荡秋千……当地多位市民提供的视频显示,安静时候的“大师兄”很受市民喜爱,和小动物们友好相处。但它也曾闯进多个小区“打砸抢”,欺负小狗,掳走小猫,因为来历不明,行踪不定,被取名为“流浪猴”,也被愤愤不平的爱动物人士称之为“虐猫猴”。

“那天看到一个小猫被它虐死了,我就特别气愤。”南京欢子动物救援团队负责人欢子(化名)告诉记者,他自己收养了几百只流浪动物,平时也热衷于动物救援的事业。此前关注到“大师兄”,但考虑到毕竟是野生动物,一直没想到去抓它,后来看到伤人、伤小动物的视频屡屡出现,“学校学生发信息跟我说:‘欢子,这边猴子在虐猫你管不管’,我说:‘我管’。”

欢子为此建立了一个“大师兄在哪”联络小队,与南京城东区域的一百多人保持联系,“大师兄”经常出现在城东,一旦有人看到“大师兄”的足迹,便会第一时间和欢子联系。欢子还划定了“大师兄”近三个月的活动轨迹,以及抓捕当天的行踪。

“别人在投食喂它的时候,它就很懒散地走来走去。但是一旦你手里拿工具的话,它会躲得很快,瞬间就跑掉了。”欢子说,这只猕猴的警惕性极高,此前很多人使用网兜抓捕,都没有成功过,“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29日下午,欢子接到消息称,“大师兄”在某个小区外围的树上。“我们赶紧让人跟着,并与提前报备过的警方联系。”很快,救援队到现场,发现“大师兄”在另外一棵十余米高的树上睡觉,欢子趁机对它进行“吹麻”,并与民警一起,将“大师兄”送往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中心。

经过初步检查,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中心技术主管陈月龙告诉记者,这是一只成年雄性猕猴,体况良好,比较强壮。

“大师兄”从哪来,应该到哪里去?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兽医院院长邓长林说,南京不是猕猴的原产地,并没有适合猕猴的栖息环境,“如果说它在外面的话,风险可能更大一点,吃喝都存在问题,不然它不会去扰民的”,就像其他野生动物出现毁坏农田或伤人的情况,就是因为它们的栖息地受到了破坏或者缩小了。

其实,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多年来进行过多次野生动物救助活动,有很大一部分动物已经被实施了野外放生,包括极危物种玳瑁海龟、濒危物种绿海龟,都被送上“专车”,前往广东惠东港口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回到真正属于它们的家。

数据显示,2021年,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收容、救护鹦鹉、猫头鹰、斑鸠、夜鹭、椋鸟、野猪、大鲵、猪鼻龟等野生动物共计144种768(头)只。在全年救护动物中,外来物种125只,本土物种643只,经隔离治疗后放生本土动物共计55种264只,占本土救护动物总量的41.05%。

但是,猕猴这种动物很特殊。邓长林表示,作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猕猴是群居动物,一旦落单是回不了群的,单独放生无法保障存活,也可能会对居民造成困扰。“我们把它安置在一个单独隔离的笼舍里,会有一段时间的隔离检疫,后面会进一步观察它的状况,从身体健康、行为、心理等方面去评估它的状况,再决定后续如何处理。”陈月龙说。

而另一边,欢子还在继续关注其他“大师兄”的行踪,“从目前掌握到的信息来看,南京可能不止这一只猴子,应该还有两只,出于对流浪动物和人类的保护,我们会尽力寻找。”(完)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