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最后午餐多少钱?约饭的华人命途迥异

巴菲特最后午宴多少钱?约饭的华人命途迥异
巴菲特最后午宴多少钱?约饭的华人命途迥异

2008年,有着中国“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拍下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午宴上,赵丹阳向巴菲特推荐了自己持有的“物美商业”股票,使得当年6月24日开始的四个交易日中累计上涨近24%,也为其带来了高达1.3亿港元的收益。也正是这次午餐后,巴菲特引入“午餐不谈论个股”这一规定。

位于纽约曼哈顿的Smith & Wollensky餐厅是被大家熟悉的,股神巴菲特每年举行的天价慈善午宴就定在此地。

格莱德基金会(Glide)于当地时间4月25日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CEO巴菲特计划举办其第21届慈善午餐拍卖活动。声明显示,拍卖将于6月12日在eBay上开始,于6月17日结束。起拍价为2.5万美元,竞拍者还须通过资格预审。拍卖中标者和多达七位客人将在曼哈顿的Smith & Wollensky牛排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

巴菲特慈善午餐曾经因为新冠疫情暂停两年,今年6月的重启将是最后一次。竞拍者可以与巴菲特一起坐下来共进午餐。自2008 年以来,每次中标的金额都超过 100 万美元,巴菲特多年来为该慈善机构筹集了近 3450 万美元。

图片

从2000年至今已有四位华人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分别是2006年的段永平、2008年的赵丹阳、2015年的朱晔以及2019年的孙宇晨。身为为数不多的中标的中国人,他们的个人经历和谈话内容无疑引发了人们格外的关注。

“中国巴菲特”——段永平

段永平是国内知名的创业投资人,先后创立了小霸王和步步高两个知名品牌,后来又分别参与了vivo和OPPO两家手机公司的创办。素有“中国巴菲特”之称的他也是巴菲特的忠实拥趸者,向来提倡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先后投资过网易、拼多多等知名企业。

针对2006年与巴菲特午餐的谈话内容,段永平表示自己就是想给巴菲特捧个场,告诉世人他的东西确实有价值。自己也并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为了去巴菲特处讨一个秘方、锦囊妙计,哪天掏出来一看,就能发大财。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午餐段永平还带了一位叫黄铮的朋友一起赴宴,而这位黄铮就是如今知名电商拼多多的创始人。

时至今日,段永平仍活跃在投资一线,他从去年开始不断抄底腾讯,并在近两个月里三度公开加仓。4月25日凌晨1时段永平透露,他刚刚以42.71美元买入腾讯控股ADR。

“私募教父”——赵丹阳

2008年,有着中国“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以211.01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午宴上,赵丹阳向巴菲特推荐了自己持有的“物美商业”股票,使得当年6月24日开始的四个交易日中累计上涨近24%,也为其带来了高达1.3亿港元的收益。也正是这次午餐后,巴菲特引入“午餐不谈论个股”这一规定。

不同于声称自己不是为了“讨要秘方”的段永平,赵丹阳参加这次午宴显得有些“目的不纯”,在晚宴上,他一面向巴菲特请教对于“物美商业”的意见,一面向巴菲特推荐这只股票。而在2009年的这场午宴之前,赵丹阳已经以13.02%的持股比例成为了物美的二掌柜。赵丹阳的这一公开“荐股”举动无疑是成功的,因为不论巴菲特最终有没有因他的推荐而买入,当年6月24日开始的四个交易日中累计上涨近24%,也为其带来了高达1.3亿港元的收益。也正是这次午餐后,巴菲特引入“午餐不谈论个股”这一规定。

有趣的是,当年午宴上赵丹阳将贵州茅台和东阿阿胶作为礼品赠送给了股神巴菲特,消息传回国内,却引发了贵州茅台一轮凌厉的涨势,短短几天内,贵州茅台再次站上150元高位。

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

2015年,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拍下了当年的“巴菲特午餐”。关于这次午餐谈话的内容和心得,朱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投资的领域比较聚焦。在朱晔看来,巴菲特提到投资的诀窍是,投资自己看得懂的东西。他认为,这与自己的观念有共通之处:都“不会”炒股,而是进行价值投资——看企业的经营者、财务报表及企业品牌所占市场份额等。

朱晔也曾在午宴上对巴菲特表示自己“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而这仿佛一语成谶——2019年因公司涉嫌信披违规,朱晔与天神娱乐一同收到大连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公司被立案调查。

波场创始人——孙宇晨

2019年拍下午餐的孙宇晨可以说是几位中标人中最有戏剧性的一位了,2019年,波场创始人孙宇晨以近457万美元拍下了巴菲特的慈善午宴,但在竞拍成功后,孙宇晨却由于身体原因,取消了与巴菲特的午餐会面。就在大家以为二人会面就此取消时,2020年,孙宇晨在推特上表示,他终于和巴菲特成功约饭。

这次一波三折的午餐的主角——孙宇晨主要从事虚拟货币行业,在2017年比特币大火的背景下,孙宇晨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波场TRON”,正式进军虚拟货币行业。2019年,他收购了曾经位列全球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的Poloniex。但但在巴菲特看来,虚拟货币一文不值:我想我的孙子更愿意用美元来继承我的财富。虽然两人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但孙宇晨还是向巴菲特赠送了一部含有比特币和波场币三星手机,但巴菲特在晚宴结束后不久就将这部手机捐了出去。从结果来看,孙宇晨的这一“推销”行为显然不够成功,但作为笃信价值投资的巴菲特做出这样的举动也在意料之中。

从2000年至今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商人,有人在巴菲特的对话中顿开茅塞,在投资赛道上走得稳健而长远,也有的人昙花一现后折戟沉沙,但不论结果如何,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无疑都是商人们增加知名度的绝佳机会,与巴菲特的午餐谈话内容无疑也都曾让各位中标者获益良多,今年“最后一届”这样的限定无疑也让人们对这次午餐拍卖有了更多对好奇和期待。

今年会是谁拥有最后一次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这位众里挑一的中标者又会如何把握这次机会,与股神进行怎样的交流呢?还需要大家拭目以待。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