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双汇,怎么了?

疯狂的双汇,怎么了?
疯狂的双汇,怎么了?

2022年04月15日,加班到深夜的小李,饥饿难当,从楼下买了一根香肠,拆开就往嘴里塞。

突然,一阵剧痛,血腥子味充满口腔。小李立马吐到地上,竟然发现双汇火腿肠里躺着一根很粗很长的尖锐异物。

幸亏没有用力咀嚼,不然就得去挂急诊了,小李忍着剧痛,去找便利店理论,对方回应:

都是经过质检的,我们也很惊讶。

小李不甘心,决心维权到底,然而当他打开黑猫投诉的时候,彻底傻眼了……

在黑猫平台上,双汇的投诉量近2000条,4月投诉量爆炸,高达190条,大家的投诉理由很一致:

“异物”。

一个网友说,自己在淘特的宏隆食品店买了双汇王中王,打开后,酸臭无比,不明液体闪着亮光,客服给的解释是火腿肠天气热,糖分融化。

最后才知道,这是因为火腿肠的铝环密封不严,导致大量细菌滋生水分。

还有在里面吃到不明动物组织的,呕吐不止。去找商家理论,结果双汇客服的解释是,“不可避免的内源性问题”,只能赔300块钱。

老金翻了翻字典,“内源性”不是指医学上身体内部出现问题吗?双汇公关的学识,真的是海纳百川。

看完黑猫投诉,意犹未尽,只能说,现在的双汇,很实惠,买一送一,绝对的潮流“盲盒”尖品:

霉菌款、毛发款、骨头渣款、塑料片款、建材款、钢丝球款、动物款……

泡泡玛特盲盒,会告诉你,这个盒子里能开出什么,是有范围的,而双汇盲盒,没有天花板。

曾几何时,双汇可是河南之光。一年宰猪1100万多头,从一线CBD 的冷鲜柜到乡村小卖铺的零食货架,都有它的身影。

而现在,质量问题,甚至超越2011年的瘦肉精事件,华丽的大厂外袍剥离后,是另一番景象。

双汇,到底怎么了?

01

网上有一篇高赞回答,一个自称在双汇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徐徐道来:

出现异物,主要因为坏人多。

火腿肠的生产过程不复杂,首先是按照一定比例解冻猪肉和鸡肉,之后打碎成泥,掺入各种食品添加剂,进入搅拌工序。

搅到一定程度后,按照规定时间倒进料斗里,被推到灌肠工序,启动灌肠机把肉馅装到肠衣中。

然后就开始杀菌消毒、蒸煮,两个小时后,火腿肠出炉,晒凉后包装封箱出货。

在整道工序里,最容易掺入异物的就是打肉馅的时候。

他说亲眼目睹过工人往肉馅里塞东西,一个车间,一个工序,少说几十人,人心各异,防不胜防。

好像有点道理,又好像哪里不对。

既然人心叵测,那为何去年风平浪静,今年质量问题集中爆发?意思是员工过去是好的,今年是坏的?

再查这个答主之前的发表,基本都是维护双汇口碑的公关文章。

老金顿悟。

企业出问题,第一时间雇佣水军甩锅给员工,难道不是互联网企业的烂招吗,双汇学得挺像。

从双汇火腿肠中吃出骨头渣和动物组织,这说明当初绞肉前,就没经过检验,没有把杂质剔除干净。

火腿肠出现霉斑,这在消毒杀菌工序时就出现了纰漏,或者为了省事干脆省掉了这道工序。

今年315曝光,就能证明真伪。

南昌双汇生产车间,员工工作服发黑发臭,生产消毒车间风淋系统已经损坏,多员工未按操作流程消毒。

猪排掉落地上,没有进行清洗,而是用泔水毛巾擦拭,然后直接装袋入库……

虽然双汇官方发文致歉,整改南昌工厂,辞退负责人,但黑猫数据显示,质量维权数量在4月加速上涨。

这证明,双汇的其他工厂,还在继续生产“火腿盲盒”。

消费者的口诛笔伐,结果换来的是双汇的傲慢和轻视。

但别忘了,今天不是2011年,互联网对舆论的推动,很可能形成推倒双汇帝国的一次滔天巨浪。

不知道站在香港丽思卡尔顿大酒店顶楼喝咖啡的双汇董事长万隆,是否察觉得到。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今天发生的一切,早在一年前,就在他儿子口中得到证实:

“双汇迟早都是要牺牲掉的”。

02

500年前,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明世宗,驭官治民,抗击倭寇,开创了嘉靖中兴的局面。

但在后来,长达20年,他开始信奉道教、敬鬼神,痴迷钱财和成仙之术,还重用奸臣严嵩,使得朝政大乱,国势逐渐中落。

在万洪建看来,他爹万隆就是这样的狠角色。

图为万隆

2021年,双汇爆发“父子大战”,一度火出银河系,万洪建控告其父万隆多宗罪状,其中最严重的是:

贪。

其实双汇最早是河南漯河的国营企业,万隆为了资本化,早在2006年,就通过6-7层资本运作手段,将双汇一步一步变成境外资产。

万洪建说,腾挪过程堪称史诗级教程,请了一个专业人士,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勉强理清楚其中的逻辑。

然而唯一的漏洞就在于,在2007年双汇国企改革末期,鼎晖行贿给了万隆高达2亿美金的巨款,至今,这笔钱万隆一分钱税都没缴过。

2017年,当时双汇集团为了攻城掠地,扩大经营范围,承诺给予时任总裁游牧等管理层,接近3亿美元奖励。

兑现时,万隆后悔了,偷偷私吞了这笔钱。

更是在游牧即将连任前,更换了双汇的管理层,伤透了心的游牧,带着大批双汇中高层加入了对家雨润。

这些都是为双汇打天下,个个独当一面的老将。人才纷纷离走,造成双汇中高层严重缺位,也为一线市场的崩塌埋下了伏笔。

但这还满足不了万隆的胃口。

2021年3月,万隆联合新CEO郭丽军,决定提高旗下美国公司的猪肉出口价格,遭到所有贸易部门管理层的反对。

因为当时美国猪肉出口价,平均在1.8万/吨左右,而自己旗下的公司本应该采购价更低,但万隆却反向操作,将美国公司猪肉,从2.15万/吨提价至2.58万/吨,然后再卖给双汇。

这笔交易直接导致双汇亏损8亿多元,其中的油水自然流进了万隆一个人的口袋。

这种用决策失误掩盖资产转移的伎俩,万隆已经熟能生巧,但殊不知,一次接一次对双汇的伤害,已经让整个集团体系分崩离析。

03

2021年,双汇发布年报。

公司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分别为666.82亿元、48.66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9.72%和22.21%。

这是自1998年上市以来,双汇发展全年业绩降幅最大的一次。

公司给外界的解释是,财报难看,源于天灾,猪价波动太厉害。

不知道躺在圈里的二师兄,愿不愿意背这口黑锅。

今年疫情肆虐,美国猪肉价格疯狂上涨,双汇成本陡增,这种情况下,基本企业都会收紧裤腰带,抗风险。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双汇在营收、净利双降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分红45亿元,分红率达到92%,相当9成利润都用来分红了。

持股超70%的母公司独占31亿元。

万隆老爷子,年事已高,可能对贪得理解,越来越通透了吧。

但投资人不是傻子。

从去年“父子内斗”到现在,双汇公司股票已经累计下跌约20%,市值缩水约240亿元,现在股价还在持续下行。

而对手传统企业,云润,金锣,穷追不舍,从上游飘下来的牧原,新希望、正大等企业,正在快速切入市场,就连游牧转投的雨润,2021年六连亏已经划上句号,由亏转盈,否极泰来。

高管离职,一线瘫痪,贪欲横行,入不敷出,人心涣散,外强横立,这座猪肉帝国已经在摇摇欲坠。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理解了,为什么双汇能造出这么多“火腿盲盒”。

微博最近在网上发布了一个调查问卷,双汇火腿肠频现食品安全问题,你还会再吃吗?

11万人参与,抛除不吃火腿肠的网友,选择“不会”的达到了7.8万,拒绝率高达79.6%。

因为人们实在不敢再开盲盒了。

您可能还喜欢...